汤洪洋

汤洪洋

汤洪洋,FRM(金融风险管理师),保监会资产证券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风险50人论坛成员,中华联合保险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前中意人寿首席风险官,曾在瑞士丰泰和意大利圣保罗银行工作学习。主要研究方向有经济资本、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投资的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

汤洪洋,FRM(金融风险管理师),保监会资产证券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风险50人论坛成员,中华联合保险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前中意人寿首席风险官,曾在瑞士丰泰和意大利圣保罗银行工作学习。中科院、人民大学和河北大学研究生企业导师,参与保监会多项风险管理制度的起草和研究,在《保险研究》、《风险管理》和上海证券报发表多篇文章。主要研究方向有经济资本、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投资的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

论文
 
 

运用经济资本 强化保险业风险管理,汤洪洋, 张晨松, 李艳华,《上海证券报》。

 

经济资本——保险业风险管理新趋势,李艳华, 张晨松, 汤洪洋,《保险研究》,2006。

 

新会计准则对保险公司的影响,汤洪洋。

 

资产证券化风险浅析,汤洪洋。

 

 
论文

风险管理考核体系

市场风险

 
 

1. 经济资本在保险业风险管理的应用

       仅仅以偿付能力作为风险管理的终极目标,显然是不能全面反映保险公司或者集团面临的风险,也达不到监管机构保障被保险人利益的目的。因此,国际上许多大型保险、银行金融集团,为更好地管理金融企业经营中所面临的风险,探索研究并已经逐步实施了一种新的风险评估方法,即经济资本。

       经济资本在风险管理中有重要作用。首先,由于经济资本注重风险的模型化和定量计算,以严密的模型为依托,使风险计量更为谨慎、周密,因此,经济资本可提高风险管理的精密度。其次,经济资本直接反映保险公司或者集团的风险状况。它可以方便地进行分解、合并,清楚地显示各部门和各项业务的风险水平,增强风险防范的主动性;再次,经济资本作为一种虚拟资本,当它在数量上接近或超过可用资本时,说明它的风险水平接近或超过其实际承受能力,这时要么通过一些途径增加实际资本,要么控制其风险承担行为;最后,经济资本参与业务战略规划。在制定战略规划时,不仅要考虑业务的发展,而且还要考虑业务发展与所面临的风险变化之间的关系,提高业务发展规划制定的科学性,推动保险公司或集团持续健康发展。

2. 实践操作角度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分析

(1)真实出售风险

       为了控制风险、操作管理方便等等原因,国内开展的资产证券化项目要求原始权益人也作为服务机构管理和运营基础资产,同时要求自持次级证券,计划管理人通常会要求原始权益人提供担保增信措施,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法律性质不明确以及专项计划管理人与特殊目的机构(SPV)之间法律关系尚存争议等问题,整个交易结构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留了对原始权益人的追索权利。国内资产证券化业务能够实现完全的真实出售的案例上不多见,尤其是收益权类资产支持证券项目,要达到“真实出售”的标准存在困难。实务中,国内资产证券化主要目的在融资,将实现绝对的风险隔离放在次要地位;这样一定会产生混同风险,尤其在风险暴露,债券债务关系不清楚时候,特殊目的机构(SPV)不能处理基础资产,风险控制达便不到预期目的。

(2)基础资产风险

       资产证券化产品由于风险隔离机制和SPV的设计,其信用主要基于基础资产的质量而非发行主体的信用,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流成为关键。而投资时基础资产的分析便尤为重要,包括资产池的分散程度、关联性、未来现金流的稳定性等,尤其是在现金流假设方面,要重视极端情境下现金流的压力测试,防范因基础资产质量下降带来的信用风险。目前,管理人对现金流的预测都比较乐观,实际的运行远远低于预期,这就为未来的违约埋下了隐患。

       另外,由于资产池中拥有浮动利率资产的交易,基础资产的现金流会受到利率变动的影响,这种影响不光体现在利息现金流和贷款的提前偿付上,有时还会影响贷款的违约(比如利息飞涨导致借款人无力偿还);如果资产池中的资产为固定利息而发行的证券为浮动利息,那么在利率上升的环境下,资产池的现金流收入(固定的)可能不能支撑证券的现金流支出(增长的),此时便出现利率不匹配的情况,很可能导致产品的违约发生。

(3)信用增级风险

       有不少资产证券化产品在设计交易结构的时候,通过增信措施引入主体信用或第三方信用,比如设置第三方机构担保、差额支付承诺、回购/赎回承诺等,此时增信主体的信用情况也会对产品资质产生影响。但是实际设计时,增信机构一般是集团内部的机构公司。对实质的风险增级没有实质性的提升。目前国内这种增信方式非常普遍。比如渤钢租赁资产证券化就曾因原始权益人/差额支付承诺人——渤钢集团信用水平恶化,导致证券化产品信用等级下降。

       如果资产不产生现金流,而寄希望于资产回购或者差额补足等增信方式产生现金流,这即是一种典型的伪证券化产品。一些机构打着资产证券化的名目做非标的交易,因此埋下隐患,最终导致了产品的违约事件。

(4)提前偿付或延后偿付风险

       基础资产现金流的提前或延后会引起偿付时间的不确定性,比如以信贷资产为资产池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借款人可能会提前还款导致现金流的提前回收,结果缩短了证券的预定投资期,从而使得投资者的收益变得不确定。在传统的债券融资中,融资人一般不会因为有足够的现金而提前偿付债券;而在资产证券化中,发行人是SPV,其任务是将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分配给证券投资人,所以基础资产现金流的提前会直接造成证券提前或推迟偿付。

       如果早偿行为普遍剧烈发生,就会降低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收益,进而给投资者带来损失,同时发起人也会因资产证券化的成本得不到补偿而受损。这样会造成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供给和需求同时减少,而最终导致资产证券化市场的萎缩。

(5)优先次级分层风险

       优先/次级分层结构目的是按照现金偿还顺序,将资产证券化产品分为优先级、次优级、次级等多个档次,使得不同档次证券在本息偿付、损失分担上享有不同权利和义务的结构安排,是资产证券化产品中最常用的一种内部信用增级措施。如果次级占比太低对优先层起不到保护作用,所以,要细致分析分层对优先的提升作用。

3. 市场风险和限额管理

       从二代偿付能力充足率体系来看,对保险公司而言,我们的监管体系是偿付能力监管体系,这个体系跟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体系是比较类似的,即与巴塞尔协议的监管体系相似。就市场风险而言,定量分析属于第一支柱,其中也包括市场风险。我们的限额体系主要以量化为主,但是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也与定量分析相关。因为对保险公司来说,它的业务特别复杂,投资端它既像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同时它又能够从事投行业务,此外它还要考虑负债端。构建一个保险公司的风险容忍度体系,其实是非常难的,因为它涉及的面太广。但是从监管来说,或者从真正实际操作来说,一个公司设置风险容忍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公司存活下去健康发展,当然除此之外还包括社会责任,即保护客户、保护资产等等。因此在风险限额、风险管理体系里面,存活下去是最重要的。

       从市场风险管理体系——风险偏好体系来看,风险偏好体系受到多维度因素的影响,一般包括风险偏好、风险容忍度、风险限额三个层面。 具体到一个公司而言,公司的核心经营层,即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需要决定公司的风险偏好是什么,必须确定公司是稳健发展还是激进发展,是一个资产驱动型的保险公司,还是一个负债驱动型的保险公司或者是两个混合驱动的保险公司,不同的发展思路决定了公司走的路不同。风险限额设定上,根据偿付能力要求、公司发展预测的盈利加上现有的资本金,可以得到一个分子,然后根据最低资本要求,就可以大致计算出风险限额。除了风险限额指标以外,我们还有一些敏感性指标。这些敏感性指标既是监测指标也是监控指标,即这些敏感性指标达到了一定阶段以后,我们就要采取相应的措施。

       从最高层到最底层,我们通过方方面面的控制,使得业务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下去。其中,活下去是最根本的,只有活下去才能发展。

    暂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