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储

唐国储

经济学博士,从事银行工作二十年以上,曾担任工商银行深圳分行信贷部门总经理、工商银行总行内部评级法工程办公室主任、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等职务

唐国储,经济学博士,从事银行工作二十年以上,曾担任工商银行深圳分行信贷部门总经理、工商银行总行内部评级法工程办公室主任、深圳发展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等职务,熟悉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管理,主要研究领域是全面风险管理。在《金融研究》等刊物公开发表论文十余篇。著《险道》(林毅夫教授序,金融出版社)。

著作

2017,《险道》,中国金融出版社

2005,《银行全面风险管理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论文

2018,不动如山:谈资产周转率,《中国金融》,第9期

2009,次贷危机、银行业转型与流程银行的反思,《新金融》,第3期

2008,次贷危机与信息责任,《银行家》,第11期

2005,损失分布模型在操作风险中的应用分析,《金融论坛》,第9期

2005,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与国有商业银行海外上市,《金融论坛》,第3期

2004,内部控制、全面风险管理与新资本协议,《中国金融》,第13期

2003,论构建我国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新金融》,第9期

2003,新巴塞尔协议的风险新理念与我国国有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金融研究》,第1期

2002,对国有商业银行信贷体制改革与信贷机制建设的思考,《金融论坛》,第2期

1992,关于进出口商品价格指数的几个问题,《统计与决策》,第3期

 

著作

2017,《险道》,中国金融出版社

2005,《银行全面风险管理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论文

2018,不动如山:谈资产周转率,《中国金融》,第9期

2009,次贷危机、银行业转型与流程银行的反思,《新金融》,第3期

2008,次贷危机与信息责任,《银行家》,第11期

2005,损失分布模型在操作风险中的应用分析,《金融论坛》,第9期

2005,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与国有商业银行海外上市,《金融论坛》,第3期

2004,内部控制、全面风险管理与新资本协议,《中国金融》,第13期

2003,论构建我国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新金融》,第9期

2003,新巴塞尔协议的风险新理念与我国国有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金融研究》,第1期

2002,对国有商业银行信贷体制改革与信贷机制建设的思考,《金融论坛》,第2期

1992,关于进出口商品价格指数的几个问题,《统计与决策》,第3期

 

1. 关于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

       论文《论构建我国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2003)中阐述了我国商业银行风险管理改革状况以及现存问题,并提出了较为完整的建设我国商业银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构想。文中提到,我国商业银行现在的改革状况具有从直线型管理到矩阵型管理、从部门管理到流程管理和从信贷员到客户经理+风险经理的特点,而现存问题主要围绕风险度量、绩效考核、风险管理模式的选择和风险管理的组织这四个方面。根据以上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论文提出,应完善信用评级系统,逐步开发各种风险量化模型;建立风险调整的资本收益绩效评估即RAROC系统,实现风险组合管理,建立矩阵型风险管理组织。

       论文《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与国有商业银行海外上市》(2005)探讨了风险管理、内部控制与国有商业银行海外上市的关系。在文中从银行风险的几个基本问题为分析框架,从该分析框架的角度对上市监管要求进行阐述,并结合分析框架和监管要求,对国有商业银行风险管理改革提出的建议。最终得出结论,满足海外上市监管要求是国有商业银行海外上市需达到的最低要求;制定并实施与自身业务战略相适应的风险战略,将直接影响国有商业银行的股票投资价值。

2. 关于次贷危机

       美国次贷危机致使全球主要金融市场出现流动性不足危机,从2006年春季开始逐步显现,2007年8月开始席卷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次贷危机目前已经成为国际上的一个热点问题。

       论文《次贷危机、银行业转型与流程银行的反思》(2009)和《次贷危机与信息责任》(2008)从风险特性和信息责任的角度剖析了次贷危机发生的原因,并揭示了其对我国银行业转型和流程银行建设的启示。

       著作《险道》(2017)中的“超越银行资产负债风险管理”通过比较美国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中国当前银行业潜在系统性风险,认为当前国内银行业潜在系统性风险背后的机理是美国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背后原因的叠加。为了走出当前银行业面临的风险困境,在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基本完成和银行向综合化经营专家型的现实背景下,需要超越传统资产负债风险管理理念,建立宏观视野下的资产负债风险管理新理念、构架和机制。

3. 业界前沿问题的观点:谈资产周转率

       今年以来,股市又热了,银行利差进一步收窄,在金融市场波动中,如何提高投资收益率或ROE,是投资者和银行管理者共同关心的问题。回顾前几年的金融市场波动,对当前的市场风险管理会有所启示。根据深交所发布的《2016年个人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2016年,散户亏损比例高达73.2%。专家认为频繁交易、短线操作是散户亏损的主要原因,他们希望通过追涨杀跌、快进快出,在每笔交易收益一定的前提下,提高资产周转率,从而提高资本收益率(ROE)。而对银行而言,ROE管理看似简单,实则牵一发而动全身,能否从战略高度驱动ROE管理,尤其是对销售利润率(贷款收益率)和资产周转率的管理,影响到各行战略的成败。

       在中国式资产证券化市场异常发展起来,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银行找到了提高资产周转率,由此提升ROE的 新途径。具体路径是:发行同业存单-同业负债上升-驱动同业投资上升-同业投资通过非标、理财转到表外、表表外销售-资产周转率上升。2016年年中,企业信用债违约风险爆发,持续两年多的这种负债驱动资产的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才开始急剧降温。

       散户也好,机构也好,从风险管理角度看,相对于战略目标,财务目标是从属目标,如果将财务目标置于战略目标之上,喧宾夺主,导致战略目标偏离决策者的竞争优势,必然会产生战略风险。因此,不管外部局限条件如何转变,决策者都应明确并坚守自身的比较优势和战略目标。

 

    暂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