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
卢惠婷

卢惠婷

招商银行佛山分行副行长,历任招商银行全面风险管理办公室总经理助理,总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从事银行风险管理工作逾二十年,在银行上市风险审计,全面风险并表管理、风险资产组合管理、资产风险分类与拔备、资产质量管控、不良资产处置等领域,有丰富的银行风险管理理论与实践经验。

       卢惠婷,招商银行佛山分行副行长,历任招商银行全面风险管理办公室总经理助理,总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从事银行风险管理工作逾二十年,在银行上市风险审计,全面风险并表管理、风险资产组合管理、资产风险分类与拔备、资产质量管控、不良资产处置等领域,有丰富的银行风险管理理论与实践经验。

ECL预期损失银行管理实践

(一)对于拨备相关政策的理解

      卢惠婷在题为《ECL预期损失银行管理实践》(2019)演讲中指出,拨备的管理在中国的环境下是受各方面政策的影响的,做好这一项工作首先我们要看到到底什么政策在管理的过程中是必须要关注的,包括银监会、财政部、税局以及现在正在出台的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暂行办法》,对未来银行业的拨备管理有着非常大的挑战。从2018年1月开始,IFRS9预期损失在业界开始运用,对于银行的后续管理工作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在做的过程中要综合评判整个政策的综合要求。

(二)针对拨备与分类和财会准则之间的思考

      卢惠婷表示,现在有三点值得关注的问题,第一点是银行业的分类采集办法,拨备与分类之间是非常紧密的绑定,未来一定会对分类、分类的政策、拨备的政策有比较大的冲击。第二点是金融企业财会的规则的出台,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超过监管的标准的两倍的,多余的可能要还原为即期利润分配,如何理解监管标准的两倍的问题的讨论是业界需要探索的问题。第三点是随着资管新规的实施,银行原有的非标的理财资产未来如何去处理、化解。这些政策的实施落地什么时间能维持一个较好的标准,都需要每家银行去思考,去和监管部门交流,需要有反馈的声音。

(三)关于维度选择的问题

      卢惠婷指出,拨备不能单单只是拨备的概念,最后其实要跟每一笔业务的定价、每一个客户的管理、企业未来的绩效考核、客户经理经营客户的结果来最后进行评价,当用一个比较粗的维度,比如五级分类、十级分类去定义业务的风险的时候,就不够细化,未来的引导和经营就不够仔细,所以要按逐笔业务确定业务的计提。在这个过程中,首先要将业务按照准则的要求将所有的资产按照持有目的、经营目的、额度现金流确定每一笔资产的三分类的基数,之后确定计提范围,其次看资产的阶段,进入二阶段、三阶段要生命周期来提,最后就是看实时的Pit PD,未来12个月的PD是多少,第二、第三阶段以及全生命周期来看一笔业务的风险,在LPD的层面,最后行内决定用高级法LGD来做,希望更精准的反映每一笔业务的实际风险损失,更好的可以引导业务做风险管理和选择合适的产品和授信方案。

(四)关于ECL的四个核心管理要素

      1、拨备的计提范围。在ECL的实施过程中,我们总资产的计提范围已经拓宽到表外,以及其他的理财个别业务在考虑是否以独立会计人的角度进行拨备的减值计量;

      2、三阶段的划分。这是一个重要的动作,也是管理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3、前瞻性预测。在整个管理当中最难的点是如何站在目前的时点结合客户的情况以及未来宏观的场景情况来确定未来的变动趋势,这个在模型里和管理体系里是最关键的;

      4、生命周期管理。生命周期管理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去处理,各家银行要根据自己的实践来进行拨备的计提。

(五)计提范围的选择问题

      卢惠婷表示,拨备计提范围准则有明确的讲解,在实际实施这个拨备之后,实际上就是每一笔资产都进行计量,然后入账的时候按照会计准则进行处理。

(六)三阶段模型的利率选择问题

      卢惠婷表示,三阶段的模型实际上在业界落地的时候,它的难点在于如何确定实际利率。简单的处理是用合同利率来折现,但是实际上从目前的架构来看,越来越多的非标类资产以及与中介机构的推进费、管理费等到底应该记到中间业务收入,还是调整到实际利率。在实际利率的层面上来看,真实的反映资产,这实际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七)关于阶段划分的情形

      卢惠婷认为,在拨备划分的实践上,五个标尺实际上都在反映资产的状况,如何把这五个风险标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而不是脱离各个部门的数据而导致整个流程不通畅、没有形成好的联动机制,这个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来源:2019(第十五届)中国金融风险经理年度总论坛NO1:信贷类业务信用风险与信用风险管理——卢慧婷《ECL预期损失银行管理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