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
牛佳耕

牛佳耕

法国巴黎银行亚太区首席风险官。毕业于清华大学,在沃顿商学院取得MBA学位,具有28年多的国际一线金融集团的高层管理经验。除主要从事银行风险管理外,还曾先后负责过银行并购、资产重组、征信系统、资产证券化及市场销售策略等职能。曾在渣打集团担任全球区域风险总监,负责各国首席风险官的管理工作。

       法国巴黎银行亚太区首席风险官。毕业于清华大学,在沃顿商学院取得MBA学位,具有28年多的国际一线金融集团的高层管理经验。他的工作经历让他亲身经历了近代世界经济周期的起落,包括南美货币危机、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以及之后的全球金融危机。牛先生在多年的工作中涉及了广泛的金融领域。除了主要从事、负责银行的风险管理职能以外,牛先生还曾先后负责过银行并购,资产重组,征信系统,资产证券化以及市场销售策略等职能。他所负责过的业务条线包括零售银行、商业银行、投资银行、金融市场、资产管理,以及资产负债的风险管理。

       牛先生在加入法巴银行之前的十年里,在渣打集团曾担任全球区域风险总监,负责各国首席风险官的管理工作,也担任过全球零售银行的首席风险官、以及集团常务首席信贷官。
 
       牛先生在加入渣打银行之前,曾在美国MBNA银行,波士顿银行,摩根大通银行,以及Capital One银行工作并且经历了Capital One的早期创业与上市全过程。

一、关于金融AI的非线性思维的研究

(一)AI 的应用与局限

      人工智能目前已经在线上实时信贷审批、证券市场实时交易等领域得到了应用。这种人工智能的方法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好处,一是效率大大提高,比人去做决定要高了很多;二是决策的时间短;三是可触及到的群体远大于传统金融行业所能涉及到的。

      但是,目前AI还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现在的技术还不能很好地反映出人的行为。举个例子,所谓的线性和非线性,目前的模型决策基本上是一个线性函数,假设有四个不同的女性,在数据库里面它的唯一表述就是0和1,或者说是女性和男性,但当人看到这四个不同的女性时产生的反应实际上是有波动的。实际上,人类的反应不是单一的01反应,由于每个人的经历、对社会的看法等不尽相同,对于同一件事情,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在模型中0101的输入应该是每个人都不同的一个非线性的函数,然而目前大部分模型都尚未完全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

(二)类脑计算成为未来发展趋势

      最近几年,欧美国家以及中国都开始倡导类脑研究。类脑是在AI的大范畴之下,让我们的模型或者AI系统能够以多元函数形式表达非线性反应,这样就能更好地描述人的行为。人类大脑真正的工作方式远比我们现在所用的模型复杂得多,随着计算能力的提高,非线性表达、类脑计算逐渐成为可能,由此可以更好地描述人的反应行为,提高准确率。在未来的十年至二十年的时间范围内,可能会出现大的技术上的飞跃,如果量子计算机或者相等同的计算能力出现,可能会有类脑计算;在未来的数据库中,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非线性数据用于智能学习。

(三)AI对未来金融的挑战

      科技发展非常快,虽然传统的金融行业还在大规模地继续进行,但是已经受到了非常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来源于AI的应用。在未来AI技术能够更加完善的情况下,做金融的就不能只是做金融了,可能每个人都需要了解科技基础,知道什么是AI系统。要做好思想准备,未来的互联网都是要向类脑方向发展进化的,目前互联网已经具备视觉、听觉、触觉等,如何把它们更有效地结合起来,然后归结到每一个个人上,就是下一步的类脑发展。在未来的这种环境下,类脑科技的应用将是风险管理工具的最基本的起点。

      虽然AI技术有非常好的一面,但是也有可能被用心不良的人所利用,这是一把双刃剑。高科技的发展在给我们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可能会更大程度地增加不确定性。应该尽早对AI的应用设立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从而能够较早地避免一些不良行为。现在的金融行业应该沉下心来,思考如何利用高科技在未来的技术革新中生存下去、不断进步,使得无论金融行业的商业模式发生多大改变,都还能够利用AI技术帮助金融行业服务于整个社会,并且带来一个相对稳定的金融环境。

      来源:2019 TGES金融AI、数据管理与风险管理高级研讨会——牛佳耕《金融AI的非线性思维》

 

二、关于银行进行风险管理设置三道防线的实践体会

      第一道防线来自于基层业务层面。在进行风险管理框架设计时,我们按不同的事件种类——如技术问题、系统问题、内部操作、客户投诉可能造成的对媒体的影响等设计了名为紧急状况呼叫机制(Call Tree)的风险管理应急体系。比如当一个网点的计算机系统出现故障时,这就构成了一起危机事件,会马上触发紧急状况呼叫机制。相关的IT决策者会对情况进行判断。按银监会规定,计算机系统两个小时不能修复就属于重大问题。在紧急状况呼叫机制第一层级处理问题的IT专业人员先对情况进行判断,如果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他会就地处理,并且按紧急状况呼叫机制要求通知平级的另一名同事事故的详情及其判断。但如果发现问题比第一次判断严重并且未能迅速得到解决时,相关人员要立即上报并由更高级决策者决定下一步应急解决方案。直至由此类事件的最高决策层——首席信息官下达指令,比如启动在不同地点、不在同一电网系统中的备用系统。

      紧急状况呼叫机制上每一个节点的人员不仅要对自己的业务熟悉,还要熟悉他业务范围内的人员情况,必须对突发事件有预判并且知道由谁来处理。每个节点上的人对自己的职责很清楚,也能及时反应,比如IT系统的问题得由负责系统稳定性的IT专业人员担任。在紧急状况呼叫机制的基层,不同事件节点上的人都是平级的,越往上级别越高,直到具有最高决策权的指挥中心。每一层都有尽快解决问题的责任,如果问题能在其责任范围内尽快解决,就不需要启动下一步的应急预案,但依然要通知节点上的另一人。在整个紧急状况呼叫机制系统内的人要随时听候指令,每个节点除了有负责的人员外还有备份人员,这样可以保证在任何时间出现任何问题时都能在最快时间通知到相应的人。

      第二道防线是运营风险委员会。他们的职责是检查第一道防线运营是否良好,给出评估结果,指出哪些地方存在不足、哪些地方做得好,确认设置好的风险管理架构运转良好,保证达到预先设置的标准。委员会成员会对业务部门的工作做抽样检查,而自己也往往会作为紧急状况呼叫机制上的一员参与到实际的问题解决中。比如在金融衍生产品销售中,他们会抽样检查购买衍生产品的客户是否知晓相关产品的知识,是否了解其中的风险,是否的确通过了适应性测试。

      第三道防线是内审。其功能是既检查第二道防线的工作情况,也看整体的风险管理架构设计是否行之有效,能否应对客户管理的需要。当突发事件发生时,如果现有风险管理系统未能高效的解决问题,则须立即进行改进,以不断完善系统使之更加行之有效。一个好的风险管理结构不仅最初设计的质量要高,还需要不断地进行完善和适应环境的变化。

      第二道与第三道防线的另一个主要区别在于第二道防线主要检查相关要求是否被执行、落实。第三道防线则不仅检查执行度,还要检查风险管理结构的有效性。

      来源:2010,渣打银行CRO:我们如何控制风险,《商学院》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