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
江李蕰盈

江李蕰盈

前瑞士信贷(美国)(Credit Suisse USA IHC)董事总经理,主管信用分析业务。曾任瑞士信贷银行纽约分行首席风险官,美国道富银行(State Street Corp)高级副总裁兼高级董事总经理,主管风险分析业务;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高级金融经济师。

       江李蕰盈,前瑞士信贷(美国)(Credit Suisse USA IHC)董事总经理,主管信用分析业务。曾任瑞士信贷银行纽约分行首席风险官,美国道富银行(State Street Corp)高级副总裁兼高级董事总经理,主管风险分析业务;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高级金融经济师。现供职于美国房利美(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 , Fannie Mae , 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任单一家庭信贷组合绩效部门负责人(Head of Credit Portfolio Performance-Single Family)。

        职业经历:

 - 至今: Head of Credit Portfolio Performance-Single Family at Fannie Mae;

         - Managing Director, Head of Credit Analytics, Credit Suisse USA IHC; New York, NY

Lead groups of highly skilled quantitative analysts to cover trade analysis for front office, develop models to measure counterparty credit risk and credit risk of Credit Suisse's USA IHC.

         - Senior Vice President/Senior Managing Director, Head of Risk Analytics at State Street Corporation; Boston, MA

• Lead and direct the activities of teams of highly skilled professionals in Enterprise Risk Management (ERM) developing quantitative risk models in support of the estimation of credit, operational, and market risk and losses for Basel III and CCAR/DFAST (stress tests). The models are also used for key risk-return reporting to senior management, Board and regulators.
• Develop, maintain and update cutting-edge credit risk measurement (PD, LGD and EAD) models, Operational risk models and market risk models under the internal model approach. The models successfully met the Basel exit requirements.
• Develop rating transition matrices (including stressed PD), scenario sensitive LGD and EAD models, macro factor based operational risk models and market risk models to meet stress testing CCAR/DFAST regulatory mandates. Develop OTTI/OCI/SFA for Basel and CCAR regulatory models.
• Standardize model development procedures implemented at the corporate level to ensure consistency of model development, improve efficiency of model review, validation, approval and implementation.
• Coordinate with global business units in implementing policies, products, processes, governance and systems that improve operating efficiency.
• Build cost-efficient risk analytics teams in Europe and Asia to support SSC’s international business

 - Senior Financial Economist at FDIC; Washington, DC

Led examination of market and credit risk models of large international banks. Represented the FDIC in Basel II research task force on the interaction of market and credit risk. Participated in discussion of issues on market and credit risk integration. Produced academic research papers with goal of publication in high quality journals. Presented own research papers and discussed others’ papers in high level conferences.

        教育经历:

 - Ph.DEconomics, Columbia University

    

交流成果

在COVID期间管理风险

(一)新冠疫情大流行给压力测试带来的额外挑战

      自从疫情以来,相关的城市封锁政策,在美国还有世界其他各地区发生以后,银行业专门做风险管理的人士也一直都在努力在把疫情对宏观经济,结合起来,然后考虑有哪些部门受到打击比较大。比如说在美国的食品加工业,受到的打击比较大,那么银行如果对这些行业有信贷关系的话,银行的影响也会比较大,反而其他的行业比如说Amazon,他已经有一个网上订货的平台,反而没有受到重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还使得它有更多盈利和销售的机会。

      像我们专门做风险管理的人员,就会把一些对流行病的测试跟宏观经济结合起来去看看,说如果疫情会对哪些部门有比较大的影响,具体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来对GDP产生影响,然后把新的利益回报率以及高收益的一些指数重新加起来,然后对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借贷人、每一个借贷公司来说,看他的资产负债表怎么样,看收入怎么样,成本怎么样。一些医疗层面的测试也会加入对宏观经济的预测上。还有货币政策也都加入进来,并且考虑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说在房地产行业,诸如一些其他的投资人,房贷美、房利美的资产负债表会受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又像2008年的次贷危机期间,再向财政部要钱,所有需要把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大家也看得出,这就会对压力测试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二)大流行预测与经济预测相结合:情景设计的新元素

      在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些学校就跟一些银行临时组合进行疫情和经济形势相关的预测,其实就是预测美国第一季、第二季 GDP的走势,然后把这些数据整理以后,利用这些大家预测的数据,把它放到模型里面,看看他们所关心指标的预测结果。

      有的公司开发了大流行导航,并与传染病专家合作,为何时可以实现适当的阈值免疫力提供了可能的方案,并分享了影响时机和成功可能性的关键杠杆——障碍和促进剂。比如流行病专家合作,我也参加了几次流行病专家、律师以及风险管理专家的会议,大家把流行病专家的数据和预测结果拿出来考虑不同地区、不同的行业的具体影响结果,从而想一些对策去应对这些特殊的风险产生的特殊影响。

      疫苗的研发作为恢复正常情况的重要指标,是预测工作的核心。基于疫苗研发时间的预估以及有效性的判定,预测的经济恢复时间从2021年4月到2021年12月不等。

(三)前瞻性风险评估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归纳一下,在特殊的时期是怎么样把流行病专家、政府健康指导,与传统的银行风险测试或者压力测试,以及行业的特定因素相结合的。然后通过利润、亏损、资本等指标进行预测,即预测中我们应当采取怎么样的具体工作。

      银行做的流行病学和政府健康指导的测试,可以分得很细。就封闭地区而言,可以看被封锁的区域、封锁的持续时间以及受影响的特定部门。宏观影响方面,可以看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刺激力度。行业方面,可以看特定行业受到的特定影响。 

      针对房地产贷款而言,超过几百万的抵押贷款被允许延期12个月。但是,退出FB的结果是什么?房主还能保住房子吗?银行和GSE的资产负债表上会有不良贷款吗?首先延期12个月偿还主要看12个月以后会有什么样的这种政策,或者有人申请,但是不可能不付房贷。因此金融机构目前的措施就非常重要,因为贷款延期会直接影响银行贷款账户的盈利或亏损。比如当这个政策已经结束,但是债务人还是没有能力偿还,其结果会如何,是否还能保住房子都具有不确定性。但目前拜登刚刚当选,对美国中下低收入的人群是比较保护的。如果是说债务人继续延期偿还房贷,那会对美国的经济有多么大的影响都需要目前的风险管理人进行考量。

(四)完善的风险管理实践和商机

      在医疗方面的因素加入之后,可能在4-6月份价格可能变成0或者是负值,大家对一些定向的模型都产生了怀疑,就需要运用可以产生零值或负值的调整定价模型,从而使模型能够在外力作用的异常情况下继续正常运行。就压力测试而言,当前的压力测试模型需要更多考虑一个非常严重的场景,包括自然灾害,COVID激增案例,经济封锁,政治不确定性等因素。就银行内控而言,银行内部的风险评估次数愈发频繁,因为大家本来以为不会发生的事情还会经常发生。同时,据说很多民间银行也经常遭受黑客进攻,也就是说网络的安全也要加强。另外,公司试图变得更加灵活,并支持员工在家工作。现在很多银行也都认识到了,在家工作不但可以节省房租,还发现员工的创造力其实并不减,因为其工时有所延长。

      面对这样的情况,银行需要识别不断增长的需求和机会,包括高科技(zoom),交付,人口较少地区的需求房屋(单户住宅)等,银行抓住这样的机会,并需要积极在这方面进行投资。

      来源:2020(第十六届)中国金融风险经理年度总论坛-6:宏观与行业风险分析《在COVID期间管理风险》演讲文稿整理